首頁 >> 文苑 >> 正文 站内搜索  
回道張掖:張國臂掖(組詩)
文章來源:民盟張掖市委   作者:李明春   添加時間:2019-08-28 15:29:39   點擊:次

李明春

紅山

紅是遠方的征服,紅是血染的風采

一路在為一種時間隧道的打開

憧憬着,萬國博覽會的典禮和威儀

炭火在即将純青,我的紅山

梨園河的水,讓我說出紅山的根

藍的天,白的雲

讓我說出紅山的高拔,那是樹梢的切割

那是鐵塔的對峙和踩踏攀登

紅山,将丹霞的火焰凝固

像我的母親,在一次一次的筚路藍縷中

将那些爐火,用黑色的夜晚是潮濕的炭

蓋住,仿佛是一場一場的,曆史情景劇

在揭開,陰雲密布的雷霆演奏

紅山的胎衣和彩虹,孕育從此拉開

回道張掖的序幕,為藍圖支撐起靈魂的崚嶒畫架

古城

紅是一枚印章的底色和認領

仿佛是紅山血脈的賜予,這些神的典籍

土坯的牆壁,瓷磚着餐館客棧的金銀

胡姬酒店,渲染着立柱高擎的樓閣和異域風情

酒幌高懸,讓我一再想到

被葡萄美酒,斟滿夜光杯的愛情

有着晶瑩剔透的,古代城邑之吻

仿佛繁華的市井,在路不拾遺高尚的豐盛

像商賈雲集的花蕾,在夜不閉戶,品茗的風雅

我的盛世華章,仿佛在撫摸着綢緞的柔軟絲滑

星星

融化在見證血紅的爐火純青

曆史,高懸在我們頭頂

一塊一塊的青石闆,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

一枚一枚煙熏火燎的銀釘

釘在上面,翻開了就是

一頁一頁星光燦爛的夜空,供我們的靈魂

仰視閱讀,這樣的憧憬

仿佛一種福祉的根植,那是

幕布沒有開啟前的,期待和春潮開閘的湧動和激蕩

情景

一聲令下,茅屋起火

一把胡刀,割斷了血脈的紐帶

妻離子散,一種王位上的荒淫奢侈無度

财狼的幫兇,在綁架良家婦女

高高懸起,命運的一線呼吸

一種抗争,隻有無言的哀愁和哭泣

背井離鄉,勒勒車轉動時光滄海桑田的日晷

戰争

巨石,木頭如雷霆滾動

刀光劍影閃爍,風馳電掣

所有的搏殺,在铠甲劍戟的搖曳裡

一種倒下,一種站立

前赴後繼,春天的草葉自大地萌發

像拔出胸口的箭镝,一馬當先

天昏地暗,地動山搖,折戟沉沙

黃沙暗淡了金甲,長風褴褛了旗幟

一身血迹斑斑,如馬革裹屍

胡楊林

野獸,魔鬼在出沒

這是一語雙關的,占據

那些胡楊樹生長三千年不死,死了三千年

不倒,倒下三千年不朽

多少鋼筋鐵骨,在被幹涸和風沙磨砺

一樣的血脈,一樣的基因

低眉順眼,逆來順受,褴褛着衣不遮體的

撕裂,一粒新芽鋸斷瘦骨嶙峋的鞭撻

街市

扭動的臀部,如豐滿的月光

細膩的器物,在撫摸藍花瓷的機體

琳琅滿目的市聲,在熙熙攘攘

豐富小吃,沙棗花一樣撲鼻芳香的

咀嚼,我的古城甘州

在一種一個一個的招牌,一個一個的酒幌裡

歸宿商賈樂不思蜀的皈依和港灣

華燈初上,有着不夜天的天上街市芳華如歌

藻井

打開立體的藻井,一種牆壁的海市蜃樓

在遮風避雨,藍色

是天空的顔色,是大海的顔色

我的佛經的藍,我的敦煌的藍

花瓣的塔尖,矗立着一生蓮花如燈的

盛放和照亮,這樣的牽引

仿佛春天的穹廬在賜福絲路花雨的澤沐

多少仰視,如一種矗立的背光和祝福

一根一根的羽毛,一枚一枚的利箭

射向祁連山蒼穹,這雕弓的滿月

守衛着丹霞的紅潤版圖,射殺了天狼

被風暴淬火,沐浴着一位牽駝人的疲憊

背負火焰山的真誠熾烈,每一條棧道

都是通向心扉的低吟淺唱,這樣的樂章

隻有在丹霞山的偉岸裡,才能一語芳華

沙塵

沒有熄滅的因子,在被血管封存

呼吸的泡沫,在被晾幹和碾碎

這樣的強暴,不費吹灰之力

那是一次西風在春天的脾氣

有些大發雷霆,在演繹,千軍萬馬的

奔騰,在呼呼生風,我的冰雪之肌膚

大地的裙裾,被上下的抖動之間

有着遮天蔽日,所有的鼓風機

對準了巴丹吉林大沙漠,走在遠航和回家的路上

沙畫

那些脈動,在昭示霞光的血性

仿佛西部,不缺少渺小一樣

這些沙子的太陽,沙子的月亮

沙子的牛羊,沙子的青草,沙子的炊煙袅袅

都在被沙子豢養,我的一腔熱血

在沐浴沙子的秦磚漢瓦,沙子的唐詩宋詞

沙子,在丹霞山凝結粒粒火焰的星語

一種潛藏的暗流,在滋養着皮毛

苦寒在落地生根,五千年的白毛風

總是喜歡毛茸茸的吹拂,搖曳着

狐狸的尾巴,太陽的羽毛,太陽的皮毛

月亮的羽毛,月亮的皮毛,騎着

青銅的羽毛的在馳騁,一根一根的羽箭

在射中月亮風圈的圓孔,這些雕弓的滿月

皮的王庭,毛的王庭,一次次在茹毛飲血

組合

太久的儲存,需要一種井噴的抒情

劍戟的,如意的,扶手的

造型,有着胭脂為王冠

放在一扇落地窗上,狹窄的窗口

鑲嵌着透明玻璃的觊觎

那是一種河西走廊的顔色和腰身

内涵度過玉門關的春分,一根一根

柳絲的筆觸,描畫着丹霞的鵝黃線條和袅娜

造型

紅瑪瑙在雕刻眼球的轉動

這樣的富庶,狐狸的尾巴

鑲嵌着綠色的寶石,是牛羊啃食的

青草的顔色,我的一襲斜陽殺戮的絲巾的

染色,晚霞如泣如訴

絨毛的牙齒,圍在脖頸的狼群虎豹

戰馬嘶鳴冠冕金黃的門環,翻毛的袖口

抖落刀鋒的秀雅和婉轉,每一彎

新月,都是一把吳鈎滴血的噩夢

醒來,需要冰天雪地的洗禮和凍結

大沙河

丹霞的紅蓋頭,仿佛一場曠世的

盛大婚禮,被萬人朝賀祝福,舉手加額

珍珠的柳絲,珍珠的門簾

大沙河是一位害羞的,溫文爾雅的

仕女,一切都在琴棋書畫的

想象中,懸挂在大沙河邊

擋住了潺潺的流水聲,波紋的臉頰和笑靥

桃花的眉眼,我隻有在一種

疏疏落落的透視裡,看着一身柳絲的

線條,柔美了我大沙河的抒情和秋波

沙秀

血粉的籽粒,養育脈搏的日晷

紫色的沙,懸挂着背景

這些紫色的哭泣,有着一片一片霞光的溫暖

太多的胭脂色,太多的馬蓮花

太多的梨園口的屏峰,在被搗碎的

薰衣草潑灑,細碎的點簇

一粒一粒沙秀的,筆墨

像紫色的光影,飄逸着

春天紫色的花瓣,在丹霞山上的落地生根

血液的皮膚,在揭竿而起

這樣的鼓,是太陽的紅色滾筒洗衣機

在洗禮一個帝國的盛世,立起來

是一根一根大廈的丹柱,高高擎起

一塊富庶之地的豪邁卷軸

這樣的時代,像滾滾春潮,紅色的

春潮,敲響了一個一個的佛龛

供養着金龍金鳳,力挽狂瀾的羽毛

背負祁連山下一根一根羽毛的令箭和旗令

這是風起雲湧的,騰躍和雷霆萬鈞

版圖

一種飲鸩止渴,像鶴頂紅的誘惑

幹枯的胡楊樹,磨砺歸心似箭的

鋒芒,射中

妖獸出沒的鬼眼和枝條

風少的針尖,在刺繡漫天星光燦爛

一樣的期盼,每一滴露珠在蝴蝶的栖眠裡

安詳,如月牙石的雕琢

走過烏孫,走過大宛,走過龜茲

懷揣樓蘭,牽手大月氏

讓每一粒沙子孕育青草的風聲和牛羊的叫聲

梭梭,紅柳林

都是一粒白雲和藍天的鳥巢和搖籃

铠甲

一座一座的爐膛,冰封着火焰

太陽的铠甲,月亮的铠甲

被星星穿着,一種狼煙一樣的褴褛

被黃沙的針尖在縫補,一粒甲殼蟲的

馬蹄印,在身經百戰

一片黃葉的馬革,在裹屍殘陽如血

一隻蜥蜴出沒的,刀光劍影

被冷漠磨砺一定會被冷漠鏽蝕

月光的流水,沐浴漬衣羌笛和春風楊柳

劍戟

一般是鍛打,一般是淬煉

曆史的斑斓光影,在一道斜坡上滾動

如舟,翹起兩端的乘風破浪

血紅細胞,在塗染暗淡的守望

久經沙場,像邊關一聲瘦弱的馬嘶

沒有倒下的身影,在被鄉愁雕琢兵馬俑

那些震撼,一如雷霆穿越了

馬踏匈奴的,閃電馳騁和骁勇的神出鬼沒

像祁連山在橫槊賦詩,将雕弓

挽成十五的滿月,懸挂在九州的城頭

熄滅

浴血奮戰,鋸斷流淌的張牙舞爪

一粒雨滴熄滅了一粒沙子的幹涸和愚昧

春風,是一架抛石機

抛出了冰消雪融的雷霆,炸響

金戈鐵馬的融化和流淌,一種智慧

是兵不血刃的教化,像酥雨滋潤着

鵝黃的草尖,一彎新月的琴弦

在奏響,幹戈挑着玉帛的舞蹈

像哈密瓜流淌着四面八方的咀嚼和翩翩

多少彎腰的站立,兵燹是一個被沙漠沉埋的古董

駱駝

咀嚼汗水的鹽粒,提煉那些鐵血丹心

一匹一匹駱駝,牽動絲綢的嘩嘩嘩流水聲

遠古的沙漠,不再幹涸

一次刀鋒的滑落,隻是一個意外

尥一個蹶子,隻是推動了空氣

沒有傷人,我的詩歌

在被雪水滋潤,泅渡着蒹葭青青

歲月雕空的駝鈴,踩響細如沙子的經語聲聲

那是一種背負經卷的施與

像沙漠裡的一座敦煌和月牙泉

那是一種神谕的語詞,在海市蜃樓安放

曆史

紫紅的暗影,是赴湯蹈火的血塊

仿佛牧駝人的一個藍色影子,在被塗黃色的

沙韻,點燃

從長安到羅馬,八千公裡

在被絲綢鋪展,柔軟的春風

金銀像祁連頂上的雲集,水鄉澤國

在帶走甘州的半城蘆葦,半城塔影

這樣的天堂,像一隻青花瓷的缸

在頭頂轉動,如月亮是一個童話在雜耍

丹霞

朱砂如痣,太陽點在美心

是我矚望曆史長河的天眼

這樣的冊頁,背負着車水馬龍的朝拜

這樣的鮮豔,篝火着盛世芳華的丹青

打開春風的扇面,扇動

四面八方的,簇擁和卷軸

那些褶皺的鳥鳴,藏着三月的莺飛草長

一粒一粒的花香,像青灰磚縫裡的

一根一根火柴,在被踏青的腳步

劃燃了丹霞山的光焰萬丈,棧道

在被漫山遍野的目光,折疊着打開詩箋和煙雲的朗誦

像每一片丹霞,都是一個懷揣心頭的驚豔語詞

腳步的感歎号,一路踩響依依不舍的樂不思蜀和樂章

桃花

多少腮紅,像冷霜撫摸的臉頰

一朵一朵的桃花,在頂禮漢武大帝的冠冕

一片一片的起伏和遼闊

在心跳,張國臂掖的翅膀和騰飛

臨澤大地,盛況空前

戈壁水鄉,畫裡江南

梨花缤紛祥瑞的雪意和天使高蹈

一一在丹霞的詩韻裡,閃光兌現

富庶的血液,是唯一夢想的丹青

在臨澤的版圖上,一一塗染

将着遼闊的畫卷,如秦磚漢瓦的鋪展和浩瀚

畫卷

血氣方剛,一把刀劍出鞘的鋒芒

雲海茫茫,畫布抖動遼闊江天

熱血沸騰,丹青洶湧澎湃盛空前

站在秦關漢月的峰巅,翻開隋唐演義的華光

在百鳥朝鳳的交響裡,奏響春華秋實的樂章

在虔誠的朝拜裡,讓無限江山折腰

在雙手高舉的自豪裡,打開風馳電掣的翺翔

在光電聲樂裡,動感世外桃源的高地和飛天

我的張掖,我的臨澤

我的中國,我的丹霞

是北國風光,千裡桃花,萬裡缤紛

将一個嶄新語詞的絲路花雨,灑向五湖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