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盟史專區 >> 正文 站内搜索  
甘肅盟史故事之五—“甘肅南部起義”的意義和作用
文章來源:盟省委宣傳部   作者:   添加時間:2018-12-11 10:16:37   點擊:次

震驚全國的甘肅南部農民起義雖然失敗了,但它的意義和所産生的作用是非常重大,它的曆史功績是不可磨滅的。其意義和作用主要是:

 一、在将近一年的時間裡共吸引、鉗制了國民黨的七個正規軍步兵師、兩個騎兵旅和青海馬步芳的三個團以及四個地方保安團等約七、八萬兵力,這就在客觀上起到了減輕陝甘甯邊區的壓力,支援了陝甘甯邊區人民的反封鎖、反摩擦鬥争的作用。

     二、鍛煉和培養了大批的革命骨幹。甘南農民起義鼎盛時期,在一些地區,幾乎每戶農民家庭中都有人參加起義鬥争,受到了從事革命鬥争、特别是從事武裝鬥争的鍛煉。以“尋找王仲甲等起義領導人,在他們中間發展黨員”為主要任務的“甘南民變工作委員會”成立以後,這些人也就成了于1947年4月成立的中共甘肅工委領導的甘南民變工作委員會的主要工作對象。此後,大多數參加過甘南農民起義或與之發生過關系的人基本都加入了隴右地下黨、甘肅民盟或隴右人民遊擊隊。如,史鼎新,1946年西北民主政團改稱為中國民主同盟甘肅省支部後擔任省支部委員會委員,l947年6月加入中國共産黨,解放後任省商業廳副廳長。王仲甲,1946年與史鼎新一起轉入中國民主同盟,自甘南農民起義失敗後一直率部在禮縣、岷縣一帶堅持進行反蔣遊擊戰争。王教五,1946年後任民盟甘肅省支部秘書長, 1947年加入中國共産黨。魏自愚,1946年後任民盟甘肅省支部委員會委員、省支部财務部長,1948年加入中國共産黨,解放後任省财政廳廳長、司法廳廳長。陳伯鴻,1946年起任民盟甘肅省支部委員會委員,解放後任省政協副秘書長。任謙,于l948年加入中國共産黨,解放後任民盟西北總支部委員兼工商部長、西北大區民政部副部長、陝西省副省長、甘肅省副省長。劉餘生,赴延安彙報甘南農民起義後于1945年6月在陝北經楊松青、王世英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産黨,1946年返回甘肅後任隴南遊擊大隊司令員,解放後任岷縣行署專員。馬繼祖,1948年加入中國共産黨,解放後任甯定縣人民政府縣長。肖煥章,1946年加入中國共産黨,後任中共隴右工委委員、隴右人民遊擊隊第二副司令員,解放後任康樂縣人民政府縣長、中國人民解放軍警五團團長、蘭州軍區副司令員。肋巴佛,1947年加入中國共産黨,在赴延安途中因車禍遇難。吳建威,曾任王仲甲起義軍之第一路軍副司令,1946年加入中國共産黨,此後為隴右人民遊擊隊重要負責人之一。王效忠,甘南農民起義軍總指揮王德一之子,1945年加入中國共産黨,以後以中共中央西北局聯絡員身份在甘肅進行地下工作。郭化如,曾任起義軍副團長,1947年2月加入中國共産黨,後任中共隴右工委委員,1949年4月1l日犧牲于漳縣華嶺山。毛得功,曾任甘肅南部農民起義軍第二路軍副司令,1946年加入中國共産黨,以後任中共隴右工委委員,隴右人民遊擊隊司令員,解放後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岷縣軍分區副司令員。楊友柏,1947年2月加入中國共産黨,以後任中共隴右工委委員,隴右人民遊擊隊第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解放後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警四團團長、甘南軍分區副司令員。楊景周,解放後任西北大區經濟委員會委員,甘肅省政協委員。王新潮,解放後任民盟甘肅省臨時工作委員會黨組成員、民盟甘肅省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蘭州市公安局局長、甘肅省司法廳副廳長。高月波,解放後任蘭州市人民政府副秘書長。中共甘南民變工作委員會在其1947年8月給中共甘肅工委的報告申稱:“自1947年4月甘南民變工作委員會成立以來,以尋找王仲甲等人為主要任務,在參加過民變的農民中開展工作,至1947年8月,南至天水、西北至定西,東至甘谷、隴西、渭源等十三個縣,發展黨員六百多人。”至1948年1O月,則“從沒有的基礎上,在十八個月中,開辟和發展到一幹二百多黨員。”曾任中共甘南民變工作委員會委員、中共隴右工委委員、隴右人民遊擊隊副政委的牙含章同志則在其所著的《隴右地下鬥争》一書中寫道:“至1949年9月19日,隴右地區已建立區工委十一個(計領導支部四百餘個),共有黨員四千三百七十名。隴右工委直接掌握的隴右人民遊擊隊的步槍有兩千八百餘支,手槍有二百餘把,輕機關槍有七十餘挺,重機關槍八挺,六○炮八門。遊擊隊的指戰員三千餘人。”隴右地下黨和隴右人民遊擊隊的迅猛發展,都是以1943年的甘南農民起義為基礎的。

    三、沉重地打擊了國民黨反動派,削弱、動搖了國民黨在甘肅的反動統治,使反動政府與人民之間、中央派與地方勢力之間的矛盾日益加劇激烈。此後,朱紹良、谷正倫之流雖實行了一系列讓步政策,如宣布凡民變波及區域豁免兵、糧雜款各半年,但仍未能平息甘肅人民的反抗鬥争。從這時起,甘肅的國民黨反動政權便始終處于風雨飄搖之中,因接連不斷的武裝民變及學潮和内部分裂而捉襟見肘、狼狽萬狀,直至徹底覆滅。1981年1O月,中共甘肅省委召開了甘南農民起義座談會,給這次起義作了結論。其要點是:“這次起義雖然不是我黨發動和領導的,但和我黨的影響是分不開的”“這次起義支援了陝甘甯邊區的革命鬥争,在廣大群衆中産生了很大的影響,是我省各民族人民團結抗暴鬥争的革命行動,是我省近代史上可歌可泣的一件大事”。1984年,甘肅省人民政府又撥專款修建了甘南農民起義紀念碑,以褒揚這次起義的曆史功績。

t01590f4af0bb55c23d.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