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盟史專區 >> 正文 站内搜索  
甘肅盟史故事之三——​“甘肅南部起義”
文章來源:盟省委宣傳部   作者:   添加時間:2018-08-23 11:34:41   點擊:次

1942年8月,經時任西北民主政團委員,并負責政治兼外交工作的王新潮同志安排,西北民主政團在蘭州市東關鄧寶珊将軍寓所召開了第二次會議。會議鑒于甘肅省在國民黨第八戰區司令長官朱紹良和國民黨甘肅省政府主席谷正倫之反動統治下民不聊生、民怨沸騰、民變蜂起等愈演愈烈,又由于西北民主政團進行的各項起義準備工作已有相當之基礎及日軍有可能自内蒙入侵甘肅,乃決定盡快在臨洮、岷縣、武都等甘肅南部地區舉行反蔣武裝起義。

會議決定由史鼎新繼續擔任西北民主政團主任委員,主持民主政團工作,并在臨洮對起義事宜進行全盤籌劃,王仲甲負責洮河一帶民衆組織工作,安華雄負責蘭州市阿幹鎮煤礦及羊寨、馬坡和榆中一帶的民衆組織工作,楊景周、張乾一負責宣傳工作及籌措經費、提供經濟支持,王教五負責組織及秘書工作,王新潮、許青琪負責情報及聯絡工作。會議并決定由安華雄負責建立蘭州至臨洮之間的步遞哨,以便利聯絡。會議期間,王新潮還陪同王仲甲兩次前往八路軍駐蘭州辦事處與八辦負責人趙芝瑞會晤,介紹起義準備情況及交換意見。

會後,史鼎新即偕王仲甲、肖煥章等返回臨洮,加緊與王仲甲、肖煥章及甯定縣回族農民領袖馬福善、馬繼祖父子密商成立“西北各民族抗日義勇軍”事宜,并拟定了武裝起義的口号,刻制了印鑒。經反複磋商,乃定于1943年農曆正月15日(陽曆2月19日)在各地同時發動起義。1943年1月16日,馬福善、馬繼祖等人在臨洮東峪溝伏擊了國民黨的接兵部隊,并在邊家灣與進剿的保安第四團吉猛之一中隊展開激戰。史鼎新聞訊後即派王仲甲、肖煥章等人前往支援,起義遂提前爆發,公開喊出了“官逼民反,不得不反,若要不反,免糧免款”的口号。原任謙同志所部之“抗日志願兵團”(1938年冬,為防止日軍進犯大西北,任謙協助中共甘肅工委以組織在鄉軍人進行抗日活動為名,在西蘭公裡兩側建立了地下武裝力量。又于1940年在家鄉渭源募兵3000人,組編為“抗日志願兵團”,自任團長,開赴蘭州華林坪訓練,準備抗戰)的成員和貧苦農民立即群起響應,紛紛加入了起義隊伍,起義隊伍迅即擴大到800餘人,乃推舉王仲甲為司令、趙有安為副司令,下編三個團,由肖煥章、蒲萬祥、何建吉分任團長,原抗日志願兵團之連、排、班長擔任了下級官佐。其後,起義軍一戰于高廟山、衙下集,消滅了惡霸地主沈建錄、王傑人的反動武裝,二戰于格子坪,擊潰了保安團六個連,收繳了一批武器彈藥,起義軍又開倉濟貧,由是聲勢大增。至二月中旬,相繼起義的又有洮沙楊華如、毛克讓,榆中黃作賓,臯蘭安華雄等部。其中安華雄部一百餘人在七道梁截擊過嶺進蘭、押解壯丁的省補二團,打散敵軍官兵數十人,繳槍一百餘支,解救壯丁數百人。後又襲擊西果園汽車站,繳獲了一批槍支彈藥。黃作賓、司祖棠也率衆攻打榆中縣城。三月上旬,王仲甲與毛克讓部會合,毛任總司令,王仲甲、馬繼祖任副總司令,随後,部隊開至榆中新營鎮,會集羅萬虎、黃作賓、水振東、楊華如等部,在狼山打敗了國民黨騎二旅之一個團。此時,起義隊伍中又加入了肋巴佛、郭化如、楊友柏、毛得功、韓胡子、張子英、王子元、呂百元、闵福元等部,隊伍增至37OOO餘人,有各種槍支2OOO餘支。與此同時,孫壽名、高月波也在平涼等地策動原保安團同事褚子明、李生福、劉進才等攜帶武器參加了起義。

1943年4月,為增強起義軍内部的團結及統一指揮,根據西北民主政團第二次會議精神和各路起義軍首領的要求,王仲甲乃于臯蘭馬坡村主持召開了各路首領聯席會議,其主要内容是:一、統一起義軍名稱為“甘肅農民抗日義勇軍”;二、統一軍事編制,全軍設總司令部,下設路、團、營、連;三、建立了統一的領導核心。會議公推王仲甲為總司令兼第一路司令,馬福善為第二路司令,毛克讓為第三路司令,楊華如為第四路司令,黃作賓為第五路司令,肖煥章為第六路司令,安華雄為第七路司令,苟登甲為第八路司令,姚登甲為第九路司令,任廷祯為第十路司令,肋巴佛(藏族)為洮岷路藏軍司令;各級政工人員,拟請延安方面派人擔任,暫時不作決定(後因未聯系上未能實現)。四、制定了軍事計劃,會議決定馬福善、馬繼祖部向隴東推進,打通邊區路線;安華雄、毛克讓、黃作賓等部在榆中、定西、臯蘭之東南鄉活動,着重截斷西蘭公路及其它交通要道,造成蘭州孤立之勢;王仲甲部揮師南下,建立隴南根據地。會後,各部依計劃行動,安華雄、楊華如等活動于洮沙、臯蘭、榆中,王仲甲、馬福善、肖煥章、肋巴佛等遊擊于臨潭、岷縣、康樂等地,并一度攻占臨潭縣城,迫令縣長徐文英剖腹自殺。此時,起義區域波及二十餘縣,起義軍人數多達十萬,其中僅王仲甲直接率領者亦有五萬餘人。其後,起義軍分三路逼近蘭州西十華裡之西果園、南四十華裡之阿幹鎮、東七十華裡之夏官營,西蘭公路及其它交通要道均告斷絕,國民黨甘肅省政府即宣告蘭州戒嚴,蘭州頓成死城。其時,在蘭州市的西北民主政團成員王教五等亦積極策應,分别由王新潮、王教五、魏自愚、陳伯鴻等起草印刷了《甘肅農民抗日義勇軍布告》、《甘肅農民抗日義勇軍總司令王仲甲告甘肅人民書》和一些标語,除在蘭州市廣為散發張貼及通過郵局向外縣各機關學校郵寄外,還指派員志毅等人赴各縣進行宣傳品之散發張貼工作。魏白愚、王新潮、陳伯鴻等起草的主要标語有:1、甘肅各族人民團結起來,抗戰到底!  2、納不起糧、交不起款、雇不起壯丁的人一緻團結起來,打倒朱紹良、谷正倫!  3、被虐待而死的壯丁家屬一緻團結起來打到蘭州,報仇雪恨!4、甘肅人民誓死不作亡國奴,不受貪官污吏的壓迫!  5、打倒貪污無能的政府,建立清正廉明的政府!  6、鏟除虐待壯丁的兵役機關!   7、打倒貪官、污吏、劣紳、土豪!   8、甘肅各民族永遠再不受貪官污吏的挑撥、離間、互相殘殺! 等等。王教五代王仲甲起草的《告甘肅人民書》大略為:“吾甘不幸,朱谷當權,專員縣長,狼狽為奸,假借抗戰,橫征暴斂,民不聊生,挺而走險,無恥之徒,反說共産,嗟我黎庶,情何以堪,本總司令,為民所選,為民請命,解民倒懸……”由于這些宣傳品大都反映了大多數人民的願望和要求,加之剖析剀切、語言铿锵,因此為人民群衆廣泛傳頌,為鼓舞人心、争取社會同情,發揮了重要作用。随後,起義軍領導機構因決定其策略為“軍事上靠近川陝,政治上密結延安”,又考慮蘭州為重要城市,即使攻占,亦必遭敵之各路進攻,新成之軍,容易瓦解,遂不攻蘭州,全部南移。适值武都駐軍張英傑和地方實力人物王德一也在程海寰的策動下率部加入起義軍,各路起義軍領袖人物乃于5月中旬在武都草川崖召開會議,推舉張英傑為總司令,王仲甲為副司令,劉鳴為參謀長,王德一為總指揮,肖煥章、吳建威、張建成、馬繼祖、肋巴佛、靳新保分任一至五路軍司令及直屬騎兵師長,率部于岷縣、宕昌、武都、西和、禮縣等地與國民黨進剿部隊作戰,并派西北民主政團委員楊景周前往四川,争取外援。

聲勢浩大的甘南農民起義,極大地震撼了國民黨反動派。朱紹良、谷正倫等反動集團頭目經過一段時間的互相推诿、互相攻讦、以至互相控告之後,迫于蔣介石的嚴令,乃聯合用兵,命十二師呂繼周部由蘭州向榆中、洮沙進攻,第七師李世龍部由定西向臨洮西部一帶進攻,騎九師張占奎部由鳳翔經隴南向岷縣進攻,暫九師康莊部由武都向岷縣堵擊,五十九師盛文部及五十一師林英部由隴東向臨洮夾擊,馬步青率騎兵一團步兵兩團自甯定堵剿。同時令交通司令部之騎兵及駐榆中之保五團、駐臨洮之保四團、駐岷縣之保二團、駐武都之保六團等4個保安團及駐蘭空軍八大隊之二十三中隊和二十餘縣自衛隊參與對起義軍合擊。同時,朱紹良、谷正倫等又組織了以第八戰區政治部主任趙錫光和蘭州豪紳裴建準、郭維屏為首的兩個“宣撫團”對起義軍進行分化瓦解。在國民黨的重兵圍剿及高官厚祿利誘的軟硬兼施之下,因有人叛變,起義軍面臨分裂,戰鬥力大為減弱。7月,盡管王仲甲部曾于臨洮西部之潘家集、何家山一帶予敵之五十九師以殲滅性打擊,使其師長盛文僅以身免,但仍未能挽回起義軍之頹勢。此時,史鼎新陽以臨洮士紳名義“慰問”敵暫五十九師,實與王仲甲等三十餘人秘密會晤于臨洮西部山中,并審時度勢,為保存實力,以圖東山再起,乃建議王仲甲速将所有兵力分散潛伏。其後,王仲甲部複于岷縣、禮縣、武都一帶連續嚴重受挫,王仲甲遂将自己所部人員分散秘密潛伏于岷縣、武都、禮縣一帶山林之中,進行遊擊活動。其它部隊則先後被國民黨軍隊打散,這場有漢、回、藏、東鄉等四個民族約十萬群衆參加的起義乃告失敗。總計起義爆發至失敗,共曆時将近一年,起義軍與國民黨之正規軍及保安團、自衛隊作戰七十餘次,攻占縣城四座,計斃、傷敵約千人,自己的傷亡則達三千餘人。在以後的”清鄉”中,又有包括程海寰的摯友、任後期起義軍總指揮的王德一等三百餘人被捕殺。